2020116星期四 162905

3 0 3 6 2

99%的中國人不知道自己一天要交多少稅

瀏覽:202 作者: 來源: 時間:2016-04-07 分類:稅務
99%的中國人不知道自己一天要交多少稅
早上起床第一件事,穿衣服。你知道一件100元的T恤要交繳多少稅嗎?營業稅、增值稅、教育附加費、社保等加一起占27%。上班前要刷牙洗臉用個化妝品,這就更貴了。一瓶100元的化妝品包含17%的增值稅,30%的消費稅

早上起床第一件事,穿衣服。你知道一件100元的T恤要交繳多少稅嗎?營業稅、增值稅、教育附加費、社保等加一起占27%。上班前要刷牙洗臉用個化妝品,這就更貴了。一瓶100元的化妝品包含17%的增值稅,30%的消費稅,以及城市維護建設稅等,最后發現這些稅加在一起占到零售價的50%,你相信嗎?那在美國呢?企業繳的稅主要有三種,所得稅、社保稅以及財產稅。一件polo衫在美國賣20美元,企業負擔的所有稅加一起也就4.6%左右,銷售的時候還要加上額外的消費稅5.5%左右,所以美國一件衣服零售價中的稅收成本只有零售價的10%,我們是27%,稅率幾乎是美國的3倍。

然后,你下一步要做什么呢?開車去上班。這里面的稅就更多了,一輛普通的轎車,購置稅、消費稅、增值稅、營業稅、車船稅,加一起要占到車款的40%。美國呢,汽車便宜是出了名的,企業繳的稅只占汽車零售價的2%左右,消費稅平均是5.5%,兩者加起來也就7.5%,而中國人是:40%。

除此之外,國人的汽車保有成本也非常高,美國汽車保有成本中的最大稅種是汽油的燃油稅和消費稅,每升約7.5美分,按目前的匯率折算,合人民幣0.48元左右,而中國汽油的消費稅是每升1元。但更可怕的是什么?中國還有全世界最長的收費高速公路……加起來,中國汽車的保有成本是美國的3倍。

吃午飯,點一個青椒炒肉絲,如果20元的話,你知道這里面有多少稅嗎?我們查了一下,對養豬的農民要征收15種稅費,屠宰費、消毒費、檢疫費、城市建設維護費、教育附加費等等。你發現這個豬的貢獻甚至比人還要大,它要負擔我們的城市建設,還要負擔我們子女的教育。同時,對餐館還要收營業稅、所得稅、教育附加費、員工五險一金,等等等等。

因此,20元里面的30%都繳稅了。美國開餐館牌照費一年60美元、衛生費300美元,然后就是各州的消費稅,基本還是5.5%,加上企業所得稅,總體上,20美元的一頓飯,稅負不會超過10%。那就是說,國人繳的稅又是美國的3倍了。

最后,回家了,咱們就不得不得說說房子,這是中國人的頭等大事。你知道你為一套房子付了多少稅嗎?一共是12種稅外加56種費!筆者隨便列舉幾種,首先是土地出讓金,然后建房過程中要交人防費、消防費、配套費、規劃費、規劃定界費、覆核費、評價費、防雷檢驗費、開口費、治安費、印花稅、增值稅、城建稅、教育設施建設附加稅、營業稅、所得稅,等等等等。

這12種稅跟56種費各位猜一下占到房價的多少?最高能占70%,尤其是北上廣深這種大城市。這樣的房子能不貴嗎?

那美國呢,美國的房子不但便宜,而且沒有這么多亂七八糟的稅,房主購買時一次性繳2%~4%的印花稅。比如在美國中西部,中產階級住的有車庫、花園、前后院的房子,大概20萬~40萬美金。不過,大家都知道美國房產持有成本較高,主要是房產稅,平均每年2%,基本上相當于50年重新把這個房子買一次。

因此,從剛剛講的這個例子可以看出,從早上起床穿衣服開始,一直到晚上回家睡覺,你發現中國人的稅比誰都重,和美國相比,不是比它高百分之幾十,而是比它高幾倍!

那么,中國在高稅收和低福利的通道上還能走多久?

稅收和福利在一個健康的社會中,應該保持一種正相關的關系——也就是說:高稅收就應該意味著高福利。否則,老百姓就有權力向有關方面發出這樣的疑問:我們的錢你們都收去干什么了?從這個角度來觀察今天的中國,我們或許不能得出讓人滿意的結論。

眾所周知,從1995年之后,國家財政與稅收收入遠高于GDP增長速度,更遠高于國民收入的增長速度。從“十五”初期的15165億元上升到“十五”末期的30867億元,稅收年均增長19.50%,然而,國家稅務總局仍然“意猶未盡”。他們認為,與經濟總量相比,中國的稅負總體水準與世界相關國家比仍然偏輕。中國宏觀稅負在2005年達到最高水準16.2%,這個水準比2000年以后工業化國家30%左右的平均稅負水準約低14個百分點,僅相當其一半;如果加上社保基金的宏觀稅負,則為20%,仍然偏低。與此同時,美國財經雜志《福布斯》所做的一項調查表明,在全球52個國家和地區中,中國是稅負第二重的國家,僅次于法國,也是亞洲稅負最重的國家。

我們不妨再來看看一些具體數字。2007年,中國稅收總額為49449億元,GDP是24萬億元。除了收稅之外還有各種費用,統計顯示,如果把所有的稅費都列進來,全年征收的苛捐雜稅不會少于9萬億元,這個比例占GDP總額的37%左右。中國的宏觀稅負已經一直高達36%以上,其中包括財政收入、預算外收入、社會保障基金、制度外收入、債務收入、企業虧損補貼等等,稅費總額不僅遠遠高于發展中國家的平均水準,甚至比發達國家還要高很多。

中國國家統計局曾“自豪地”宣布:“從1978年我國人均國民總收入190元起步,到2007年,30年間這個數字已上升到了2360美元”。按照世界銀行的劃分標準,中國已經由低收入國家躍升至世界中等偏下收入國家行列。1978年,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只有3645億元,人均國民總收入則位居全世界最不發達的低收入國家行列。開放30年大大縮小了中國與世界主要發達國家的差距,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居世界的位次由1978年第10位上升到目前的第4位,僅次于美國、日本和德國。

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統計,折合成美元,中國2007年國內生產總值為32801億美元,相當于美國的23.7%,日本的74.9%,德國的99.5%,分別比1978年提高17.2、59.7和78.9個百分點。與此同時,經濟總量占世界經濟的份額也有明顯上升,1978年為1.8%,2007年提高到6.0%。而令人吃驚的是這樣一個事實:1949年中華民國的經濟總量占世界經濟的份額是5.7%,當時還沒有內債和外債。也就是說后近60年、“改革”開放30年后,中國的經濟總量才剛剛回到60年前,而且還欠下了大量的內債和外債,同時付出了破壞環境、掏空資源等等的巨大代價……這種對比,令人情何以堪?

再看看國民的具體收入。2007年,中國的人均國民收入為2360美元,折合人民幣為16520元,相當于每月收入1376元。2007年,中國農民的人均純收入“據說”達到了4140元,比2006年增加了553元,從農民收入增長的絕對額來看是歷史上農民增收最多的一年。增幅扣除了物價指數之后和2006年相比農民人均純收入增長了9.5%。也是自1997年以來農民收入增幅最高的一年。

其實,這是官方一個理想化的數據,無論是城鎮居民還是農民,絕大多數人的收入并沒有達到這個理想的平均數。據中國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,2006年底全國經濟人口達到7.82億,其中城鎮就業人口為2.83億,鄉村就業人口4.8億,城鎮登記失業人口僅847萬。在這個龐大的勞動者隊伍中,納稅人口的基數并不是很高。以每月2000元的納稅起征點算,鄉村就業人口幾乎不繳納個人所得稅,城鎮就業人口中,也僅1.1億左右的在崗職工為納稅的主要基礎,而這1億多的就業人口平均月收入1726元,月收入超過2000元的人數僅為2600萬。

不妨跟美國做一個比較。據美國國內收入署(IRS)統計,2004年有1.8億美國人申報個人所得稅,納稅人口約占總人口的62%,而美國個人所得稅占聯邦稅收的40%以上。2014年10月16日美國IRS宣布,2009年的個稅起征點將提高到“夫婦合計申報11400美元,單身或夫婦分別申報5700美元,以家庭為單位申報人均收入8350美元以上才繳稅”,由此計算出美國“個人所得稅起征點”大致相當于其家庭年收入的1/4~1/5。而美國的平均物價,包括住房、汽車、燃油、肉禽食品、通信等等費用,都不高于或低于我國的一些主要城市,況且美國還有完善的公費醫療、全免費教育以及終身養老保障。

于是,就不得不產生這樣一個疑問:中國的稅收如此之高,而老百姓福利又如此之低,那么那些錢都哪里去了?

一言以蔽之,官方消耗了。

大量的稅收不僅為政府投資提供了充足的本錢,更為無節制的行政成本奠定了穩固的基礎。中國的行政成本占財政收入的比例,1978年為4%,2006年上升為24%,世界第一,大約是日本的15倍。而這15倍的前提是,中國的GDP當年只有日本的60%,而國民的稅費總收入卻是日本的2.1倍。更有數據顯示:2004年全中國公款吃喝3700億元,公車消費3986億元,公款出境旅游2400億元,公款賭資外流2000億元,僅這幾項開支合計就是12086億元,而當年的中央財政收入是26396.47億元。

我們再看一看西方高稅負下的社會:歐洲國家普遍是高福利國家,稅收高,但并不成為百姓的負擔,相反,老百姓能從這種“高稅收高福利”的體制中獲益。瑞典的福利可謂五花八門,有病人津貼,父母津貼,寡婦撫恤金,妻子生活補助,醫療補助,住房補助,未成年人補貼,從小學到大學全部免交學費,中小學生免費午餐等等不一而足。其實,高稅負不一定就與稅負痛苦指數劃上等號,稅負痛苦指數是說在高稅負的重壓下,生活維持溫飽,甚至生存下去都成了問題,這怎能讓人不痛苦?而反觀歐洲高稅負、高福利國家,人們的生活優哉,環境優美。

稅收的本質是取之于民,用之于民。公民納稅就是換取政府帶給國民各種福利待遇,給人們提供一個殷實的物質保障,使人們在高福利的待遇下充分發揮個人的創造力,從而增強國家的競爭力。

中國的官員整天喊著與國際接軌,當然,中國不是不可以在時機成熟的條件下提高稅負,但前提有二:一是權力受到了足夠的監督和制約,政府的所有收入和支出都不能自報自批,必須經過人大批準而且全程接受百姓監督,使行政管理成本全面降低,“與國際接軌”;二是社會保障事業有了健康的長足的發展,公民的稅收大部分被用于公平的社會保障建設。


sg飞艇是官方开奖么 福建11选5中奖查询表 股票代码一览表 黑龙江6+1中奖号码 炒股开户最低多少钱 内蒙古快3走势图73期 十一选五技巧和口诀 极速赛车预测 舟山飞鱼200期开奖号 河南22选5计划 股票大跌 黑龙江快乐十分投注方法 基金资产配置比例 贵州十一选五任选基本走势 广东11选5技巧有哪些 华东15选5基本走势图 彩经网 群英会20选5公式秘诀